相关文章

抛光大米的是是非非

来源网址:http://www.fdjx.cn/

东粮集团的米仓。

□文/摄 本报记者 桑蕾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来自黑土地的农民代表翟友财,递交了一份呼吁停止大米过度抛光的提案:“大米反复抛光既浪费粮食,又增加加工费用,还可能给食品造假创造环境。增加了粮食加工的成本,并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大米售价。对企业和消费者都没有好处。”翟友财的这句话道出了目前大米加工行业的现状。记者日前专门走访了农贸市场、粮食加工企业及食品专家,探寻大米抛光的是是非非,发现大米加工已经陷入了企业、消费者两面不讨好,却依然被逼过度抛光的怪圈——

前言

中国人喜欢在吃上精益求精,但随着食品安全问题屡见报端,人们发现一些本不属于食品范畴的莫名物质也被端上了餐桌:因施化肥长得又大又绿的蔬菜、因打蜡显出可爱光泽的水果、因香精而散发香味的菜肴……一时之间,消费理念彻底颠覆。笨猪、土鸡蛋、农家小园蔬菜受到热捧。“土”与“笨”的背后,是人们终于明白了自然的馈赠是如此健康和珍贵。

全国人大代表翟友财在全国两会上的一段发言揭开了大米抛光的神秘面纱——抛光后,大米变得更光亮,卖相好,口感也没有改变。然而抛光工艺却人为地被滥用了,一切缘于人们过分追求食物的外表靓丽而忽略营养价值。

市场调查

不抛光,卖不出去!

【翟友财在全国两会上说,过度抛光大米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九成。然而很多业内人士称这个数字还属保守。】

密山市达盛仓米业去年加工大米36万吨,基本上全部都经过了抛光。老板王军从事这行已有十几年。他介绍说,我国把粳米按照加工精细度分为四个等级。在上世纪90年代,国标二级米还只属于特供等级。但是现在国标二级米已经不入流了。国标一级、精制米市场份额不断扩大,已高达九成以上。“精制米去粗率达15%。现在来订货的,要的全是这种,国标二级米没有人要啊。”

建议停止大米过度抛光,虽然是翟友财在全国两会上的建言,可是作为一个米业加工从业者他也未能跳脱出去。“稻子收上来,去掉沙石后,再去掉稻壳成为糙米,经过‘一砂两铁’碾磨去掉糙米上的糠皮,就是国标米了。但现在大型的米业还有色选,筛掉颜色不好的大米,本已经去粗取精,却还要经过两道或者三道的抛光程序。”

黑龙江东粮集团是我省一家较大的粮食贸易企业。在其旗下的一家大米加工厂内,车间负责人指着生产线上的两台抛光机说,“现在必须抛光啊,‘二抛’已经算少了,很多企业已经‘三抛’,甚至‘四抛’。那真叫‘精精米’啊。”

消费疑问

抛光工艺是必须的吗?

【厂家追求三抛、四抛,精制米全面霸占住市场,凭借的是卖相还是营养?】

我国大米的加工标准是从量和质两方面权衡,以加工精度定等级确定的。即糙米、标二米、标一米和精制米,并以标二米作为市场供应的标准米。标一米只是作为特供品种,只有极少数量的生产。可是如今抛光大米却已拥有九成销售份额,如此“抛光”究竟是为什么?

省农业科学院食品加工研究所所长卢淑雯对此早就有话要说:“抛光工艺是从日本传过来的,目的是为了去除掉附着在大米上面的糠麸,因为糠麸会影响大米的口感,但也仅是抛光一次。2004年开始,我国全面放开粮食收购和销售市场,大米加工呈现供大于求。看起来更白、摸起来更滑的精制米凭借好卖相赢得了更多消费者。加工企业为了迎合消费者的偏好,提高了精制米的比重,慢慢的愈演愈烈。”

“目前在国内市场上已经难觅不抛光的大米了。可是日本现在反倒不抛光了。”王军是我省最早与日本、韩国做大米贸易的加工厂商,“日本人现在从我国只买糙米。糙米在去掉稻壳后仍留存些许外层组织,便于保鲜,也节省了运输成本。日本流行在买米的时候用小型大米加工机去掉稻糠,虽然没有精制米白,但是这样吃的更新鲜。”

哈医大营养科主任阎雅更说,谷类食物分为外皮、胚芽和内胚,外皮部分含有丰富的膳食纤维、B族维生素和植物蛋白。加工愈精损失愈大,经三次抛光的特制精米,保留的只是淀粉,不利于人们的健康。

企业心声

过度抛光没有受益者

【大米抛光,推高了企业加工成本,但最后由消费者买单,然而企业却并不欢迎这种做法。】

大米过度抛光,流失掉了本不应该损失的营养成分,这是消费者在不知情下花了大头钱。但对于企业,增加了数道加工程序可否提高利润?

作为老板,王军必须算细账:“大米每增加一道抛光工艺,就减少近5%的重量。抛光机的功率很大,每加工一吨大米耗电20度。若算上购买抛光机、人工和厂房扩建的费用,折算下来,抛光每吨大米要增加100多元的成本,把每市斤零售价至少推高了5分。”

王军的计算结果,翟友财很认同,他进一步推算:现在全国年产稻谷总产2.038亿吨,全国大米如果都抛光,则每年全行业增加用电20.481亿度以上。相当于鸡西市半年用电量。

除了能源的浪费,过度抛光对粮食也造成惊人的浪费——“‘精制米’出米率比标二米低,按去年全国稻谷产量,可产大米1.365亿吨左右(出米率按67%计算的)。若我国每年有75%的稻谷被加工成‘精制米’(1.024亿吨),大米损耗量约为204.8万吨,相当于1002.4万人的全年口粮(年人均口粮200公斤)。”

“一句话,大米过度抛光,只有浪费,没有受益者。”翟友财说到。

业界建议

国家应禁止抛光工艺

【在大米加工从业者看来,想要制止过度抛光,一方面要纠正百姓“以貌取米”的消费方式,一方面要对国家标准进行梳理,最好干脆取消抛光工艺。】

张恒是五常市一家大米加工企业的经理,对于大米过度抛光,他早就恨得牙根痒痒地——有了抛光工艺,陈米、发霉米在经过处理后,就能面世了。为了消掉陈米的味道,在抛光时给大米挂上‘点滴’瓶,用食用香精给大米增添新米的香气。“咱们东北的好大米,不抛光就有天然的香味。就因为‘抛光’技术给造假者以造假的空间,不法者用这种手段欺骗消费者,上次五常大米危机就是这样造成的。”张恒说起这些至今还有些愤恨,无奈的是他的厂子也有两台抛光机:“抛下来的米粉,只能按照稻糠的价格处理掉,除了下游的饲料加工企业需要,还有一些流入了食品加工的小作坊。这种浪费反而为不法者提供了便宜的加工原料。”

“翟友财在两会上的发言,说到了我们从业者的心里头。我们非常希望取消‘抛光’,减少粮食浪费,减少企业成本,不给造假者行骗空间。但是如何扭转消费理念是个难题。如果只有企业来做,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撤掉抛光机没问题,可不抛光的大米上市后没人买,企业怎么办?”所以张恒对于此次媒体采访抱有很大的期望——能不能建议国家硬性取消“抛光”?

卢淑雯的思考更为理性,“我们已经有了大米加工的国标,精制米也在国标的许可范围内,市场需求存在多样化,一刀切并不可取。想要回归国标,要借助媒体的宣传力量,让消费者充分了解‘抛光米’食用的弊端,了解‘一日三餐,粗细搭配,有干有稀,浓淡相宜’的优良膳食习惯及文化理念。还要弘扬‘节约为荣,浪费可耻’的思想观念,让大米加工回归适度。”

在东粮集团,记者利用检测仪器,把糙米与“二抛”米进行重量对比。随机选出的10粒糙米比“二抛”米重0.04克。